香港速遞到深圳 > 推薦閲讀 > 正文

與老樊閒坐

老樊到我辦公室來,依舊擎着他黑的面龐上常見的愁容。見了我的面,照例笑一下,把愁容打破,然後迅速將笑容潛藏,恢復本色。我先點一支煙給他,再給他沏茶。他説他就要走,不必沏了。我再請,他再推辭。我笑,説好像稀罕你似的。他也笑,依舊是一剎。笑後,到底坐下了,喝我給他沏的茶。一旦坐下,他便開始發牢騷,一如我的預想。他的煩惱很多,因為深度近視而皺着的眉和眯縫的眼,於是愈顯煩惱。

窗外是一所小學,這是下午,陽光鋪滿校園。老樊説這些事情的時候,我並不想聽。我們每天都要遇各種各樣的事,如果事情沒有足夠的新奇,我們也會缺乏足夠的耐心。

實際上,他的牢騷,我的牢騷,我們共同的沒有發出來的牢騷,都在他的煩惱、我的煩惱、我們共同的沒有説出來的煩惱的核心之外徘徊,白搭一堆話,少鹽缺醋,於事無補。但我們每天都遇不同的人,説着類似的話。我們通過嘴脣的摩擦消磨大量的時間,獲得一些有時連我們都不完全相信的對人生的理解。我們還認為,這些人之中,有一部分是我們的朋友,或者正是因為談了這麼多話,我們才彼此認同,成為朋友。有時我們也努力讓話語朝那個我們所期望的核心貼近,但大多數時候言不及義,混沌一片。即使這樣,有時心情也會更加悵然,或更加沉重。

茶是信陽毛尖,很好很嫩的茶,但放一會兒就苦了。許多茶都有苦味,但放過的信陽毛尖更甚,這也許是我喜歡它的原因。人生從來不簡單。進,和不能退,有所為,和不能不為,只有內心清楚。表現在外界,幾乎是一樣的。

窗外下課了,同學們從教室裏湧出來,校園裏瞬間盛滿嘰嘰喳喳少不更事卻又真實無比令人豔羨的快樂。

手機響起,是快遞公司,説我在網上購買的書到了,到付。我的心情一下子明朗起來,每每這樣。更值一説的是,書價有一毛錢的零頭,我的錢包里居然有一枚一毛錢的硬幣。通常狀況下,零頭是可以省去的。但此刻,覺得這一毛錢有得如此妥帖。摩挲着一大堆嶄新的書籍,迅速稀釋了剛才瀰漫在我們之間凝重的氣息。我説,看到一本模樣順眼的新書,哪怕暫時不翻開,都有一種説不出的快樂。他説他要走,也是去找個樂子,比如打麻將。

送來的新書中,有一本《目送》,裏面有一篇文章,此前我讀過,最喜歡的一段,能夠背下來。我突然想把能夠背下來的這一段讀給他聽。我翻開書,找到這一篇,介紹了這篇文章的前因後果,開始朗讀我認為精彩的那幾段。然後着重、幾乎是一字一頓地讀了這幾句:

“……人生由淡淡的悲傷和淡淡的幸福組成,在小小的期待、偶爾的興奮和沉默的失望度過每一天,然後帶着一種想説卻又説不來的‘懂’做最後的轉身離開。”

他突然大受感動,説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話?他嘗試着把他剛記憶的複述給我,磕磕巴巴,支離破碎。我逐句糾正他,想讓記住這些文字,因為它們曾經打動過我。

最後,他説,你幫我寫下來吧。我説知道大致意思好了,何必認真?但還是從桌上抽出一張文稿,扣過背面,一字不差地寫給他。他習慣性地儘可能把紙放在厚厚的眼鏡片前,辨認我漂亮卻難以辨別的草書。我看着他,想象紙的背後他那皺着的眉和眯縫成一條線的近視的眼。

他一個字一個字讀出來,把紙放下,又以他的理解給我複述了一遍,心滿意足。(張暄)

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版權聲明

一、凡註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二、凡本網註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繫,以便發放稿費。

正北方網聯繫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今日內蒙古